自在读小说网 - 威尼斯娱乐平台网站 - 毒后难为最新章节 - 第八十六章 新曲翻得意外声

毒后难为 第八十六章 新曲翻得意外声

作者:蕶柒夏书名:毒后难为类别:威尼斯娱乐平台网站
    丽充容弯了弯嘴角,漫不经心道,“宁贤妃娘家有钱有势,这点花销对她来说还是承受得起的。”她执起小勺子,优雅地舀了一勺燕窝来,“生辰这事,一年只有一次,况且又是邀请了阖宫的嫔妃,面子上自是要做足的。”

    曹御女也尝了一口燕窝,喟叹道,“娘家财大气粗,自己位列四妃,还有个如此出息的儿子,哎,可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丽充容闻言,只是淡淡一笑,也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嗓音高宽清亮,音色纯净饱满,气度平静从容,不矜才使气,无气馁音懈之处。”皇帝听着,不由地点头赞叹道,“唱腔醇厚流丽,感情丰富含蓄,不愧是名角儿!”

    宁贤妃含笑着附和道,“皇上说得极是。他的嗓音脆、亮、甜、润、宽、圆俱备,而最难得的是又甜又亮。甜而不宽的,只是一般的好嗓子,这把嗓音之宽,竟是恰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言道,“皇上与宁妹妹皆是懂得赏曲之人,相较之下,倒是显得本宫落于俗气了。”

    宁贤妃奉承道,“皇后娘娘未免过谦了,若不是娘娘您派人请了这戏班子来宫里唱戏,那臣妾如何能得这上好的机会来一饱耳福?如此说来,臣妾还是托了娘娘您的福呢。”

    皇后闻言,轻轻一笑,“宁贤妃向来都是这么地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宁贤妃佯装听不出皇后话中的阴阳怪气之意,她举袖掩唇,笑道,“皇后娘娘谬赞了,臣妾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有一桌席上忽然传来一阵喧哗,引得帝后二人和宁贤妃都不禁侧目。

    宁贤妃作为今日宴会的主人,自是要负责殿内的一切。她见状,急忙起身走了过去问道,“这事出了何事了?”宁贤妃抬眸看去,只见云澹雅正以帕子掩着嘴,她微微蹙着眉,全然是一副要作呕的模样。

    与云澹雅同坐一桌的胡婕妤出言道,“臣妾见云采女方才尝了两口雪蛤,后来不知怎么的,竟干呕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都朝这边望来,云澹雅略带歉意地说道,“臣妾突然感觉有些恶心难忍,一时没止住,扰了娘娘您的雅兴,还望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宁贤妃宽慰道,“本宫不打紧。倒是你的身子如何了?可要差太医过来替你瞧瞧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不知谁轻悠悠地来了一句,“瞧这样子,莫不是有孕了吧?”

    皇帝与皇后此时也走了过来,这句话自是飘进了二人的耳朵里。大越宫里已有多年没有过新生儿了,前些日子里,柳沅芷刚有了身孕,若是如今云澹雅也是怀了身孕,那岂不是好事成双,双喜临门!

    寒月几人一听,脸上都有些不大好看起来。若云澹雅真是有孕了,她岂不是要翻身了?之前做的一切可都算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皇帝眼见着十分高兴,忙吩咐道,“小连子,赶快差人去太医院,将太医令给朕叫来。”小连子应和着,忙差了人去宣。

    皇后也忙差遣道,“来人,去将彤史一并取来。”

    没多大会儿,太医令便急急忙忙地赶到了。偌大的衍庆殿陡然安静了下来,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云澹雅与为其诊治的太医令二人。

    “如何了

    ,云采女可是有孕了?”皇帝急不可耐地问道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太医令方才躬身恭贺道,“微臣恭喜皇上。云采女的脉象,按之流利,圆滑如按滚珠,依微臣多年的经验看来,正是喜脉,腹中龙胎已有两月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闻言,随即便亲自翻阅了彤史,而后道,“确与彤史相符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了不禁喜出望外,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喜色,“哈哈哈……好!好!真是天佑我大越啊!”

    皇后见状,随即带领着一种嫔妃行礼道,“臣妾恭喜皇上!”这一刻,不管众人心中到底作何想,脸上皆是洋溢着欣喜的笑意。

    皇帝喜不自胜,朗声道,“即日起,云氏便由采女晋为宝林吧。”

    云澹雅受宠若惊,她连忙起身,刚准备行礼谢恩,却被皇帝给阻止了。她粉面含羞,只躬身道,“臣妾多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见你的生辰是个极好的日子!”皇帝眉开眼笑地拉着宁贤妃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宁贤妃婉转一笑,“臣妾哪来这么大的福气,定是有皇上您的真龙之气在庇佑呢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云澹雅便凭借着身孕连升了两级。原先只是来赴一场生辰宴,没成想竟见证了这样戏剧性的一幕,众人瞧着,不免醋海生波。

    “两月?”姚御女闻言不禁咂舌,“那时候她不是还在禁足期间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听出来了?”王宝林翻了白眼,不屑道,“正是这么个理!禁足期间竟还能将皇上勾了去!不安分的狐媚子!”

    第二日用过早膳后,阮明庭与曲知许二人便又去了瑶光殿。

    阮明庭脸上有些气愤的神色,“她这孕怀得还真是时候,真是便宜她了。”

    柳沅芷也颇为不忿,“可惜这么快就让她翻身了,我们的一番谋划算是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寒月神色淡漠道,“这次她也算是得了教训了,或许能稍许收敛些。日后只要她肯安安分分的,大家也便相安无事。若是她还敢来招惹小主,那奴婢可不介意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阮明庭闻言一笑,“那倒是,我们这么多人可不怕她一个!”

    “罢了,不提她了。”柳沅芷转了话锋,“对了,明庭告诉我她近日正醉心于弹筝谱曲,那知许你呢?最近都在忙些什么?”

    曲知许没想到柳沅芷会突然问道自己身上来,一下子愣住了,竟没答上话来。阮明庭瞧着她那样子,终于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她呀,姐姐我跟你说,她最近正忙着做针线活呢。”

    “针线活?你若是缺什么告诉宫闱局一声就行了,何必亲自动手做呢,仔细做坏了眼睛。”柳沅芷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阮明庭却是说道,“她可不是给她自己做的,她呀,是在给你的孩子做衣服呢。她说她亲手做的衣服,别人动不了手脚,孩子穿着也能放心些。”阮明庭说完便盯着曲知许笑起来,柳沅芷闻言一怔,心中触动。

    阮明庭继续说道,“我跟她说孩子还未出世呢,都不知是男是女,现在做衣服未免也太早了些。她倒好,就是不听劝,任是做了好些件小衣服。这些衣服我瞧着无论是面料还是针脚、绣工皆属上乘,

    可她呢,仍旧不满意,总能挑出一两个毛病来,接着又重新做。姐姐你可不知道,再下去啊,她那儿的衣服怕是要堆成山咯。”

    曲知许被阮明庭说得满面羞红,耳根发烫。

    “行了,知许脸皮薄,你就别再调侃她了。”柳沅芷如此说道,“谢谢你,知许。”

    见柳沅芷得友如此,怎能叫寒月不感动。只不过,这一切怕是要让她们空欢喜一场了。寒月此时又不能明说,只好劝道,“曲小主,阮小主庭说得对,现在还太早了些,你就别再做新的了。绣活伤神,你可是想要我们小主一直为你担心?”

    几人正说得起劲,小爆女绿萍这时走了进来,“娘娘,云宝林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干什么?”阮明庭听到这个名字,直接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就请她进来吧。”柳沅芷说道。

    云澹雅携着婢女若竹袅袅走了过来,她身着一件湖色绣缠枝莲花纹的宫装,梳着一个堕马髻,只简单地簪了一支翡翠白玉簪,缀了几朵珠花。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单薄苍白,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,弱柳扶风想必就是如此模样了。

    殿内几人见了她并没有什么表示,云澹雅不免有些尴尬,她笑了笑说道,“柳姐姐,阮妹妹,曲妹妹你们可好?前段时日我被皇后娘娘禁了足都无法来和你们相见。昨日宴上又人多,也不好过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很好,不劳姐姐你挂心。”阮明庭语气直直地回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柳沅芷虽不喜云澹雅如此作为,却也不能让她站得太久,万一在这儿出了点什么岔子,可就说不清了,“你如今也是有身子的人了,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云澹雅依言坐下,殿内却是又一阵的静默。她略带窘迫地看向柳沅芷,“姐姐如今待我为何生分了?可是妹妹做错了什么事惹得姐姐不快了?”

    柳沅芷神色无异,看向她说道,“妹妹你多心了。不过是方才说了好些话,这会儿子觉着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云澹雅像是完全信了柳沅芷的话,展颜道,“那妹妹今日就先不打扰姐姐了,姐姐好好休息,妹妹日后再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待云澹雅走后,阮明庭不解地问道,“姐姐,你刚才为何不直接揭穿她的真面目?”

    柳沅芷淡淡地说道,“云澹雅不是愚笨之人,想必她方才也已经察觉出来了,只是不说罢了。现在撕破脸,对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。何况她现在还怀着身孕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。我不是怕和她斗,希望她能想明白才好。”

    云澹雅走出钩弋宫,突然驻足回望了里头一眼,若竹疑惑地问道,“小主,您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云澹雅秀美微蹙,若有所思道,“看来,她们都已经知道。想来那雀鸟发簪的事情怕是与她们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小主,您是说……”若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罢了……一报还一报,也算是扯平了。”云澹雅甩了下袖子,转身向前走去,“既然她们不愿撕破脸,那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。现在我只想安安心心地将孩子生下来,至于其他的,以后再说吧。”云澹雅说着,伸出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肚子,神色也变得温柔起来。
博聚网